莫迪和特朗普通话谈疫情 还聊到了瑜伽和传统草药


【环球网报道】随着新冠肺炎患者大量涌入,全美重症监护病房对呼吸机的需求激增。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日介绍了一种根据不同条件为病人进行评分的系统,就疫情期间而言,该系统可以帮助医生在不断涌入医院的众多患者中决定“谁可以使用呼吸机”。不过CNN说,该系统开发者、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MPC)的危重病医学教授道格拉斯·怀特就此形容说,“这些是不可避免的悲剧性选择,不论哪一种选择都是糟糕的。”

当地时间3月17日凌晨开始,旧金山6县市开始实施“禁足令”(shelter-in-place),19日,加州宣布全州禁足。而早在此之前,硅谷的科技企业多已要求员工居家办公(work from home)。

“疫情里面受冲击最大的还是像餐馆这样的服务业,我已经看到一些奶茶店在各种群里发链接求大家点外卖,连配送费都是免的。”肖雷表示。总体来看,硅谷科技企业在诸多行业中,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对线下活动依赖较少,需求降幅也没有那么大,企业的抵抗力也普遍更高。

CNN说,怀特此前评估了现有的危重症护理资源分配建议并发现这些建议往往是基于一种“排除标准”,即在公共卫生危机期间有一大批人群被禁止获得危重症护理资格。而他和他的团队在制定相应评分系统时一直秉持包容并不歧视残疾人的原则。

“我从硅谷飞回纽约的路上,包里放了六七个口罩,但是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戴上,因为两边的机场和飞机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申涵是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硅谷办公室的一名实习设计师,收到公司可以居家办公的指令后,她在3月7号就飞回了学校。申涵记得,在公司时,整个二月份,也都没有人会戴口罩,“因为整个加州的氛围都非常的松”。直到三月份,大家才开始有所改变。公司给大家发的口罩,最开始是随便领的,到后来氛围比较紧张了,就限制每人每天只能领一个。

疫情影响之下,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

CNN说,据怀特透露,他是在十多年前禽流感流行期间开始开发这个评分系统,已被全美已有数百家医院采用。据怀特介绍,宾夕法尼亚州根据他的评分框架系统对当地公立医院实施了临时指导。CNN说,宾夕法尼亚州卫生部不愿透露他们临时指导方针的细节,但表示他们打算很快公布最终的指导方针。

在这段特殊时期里,每天上班时,包鸣唯一能看到密集人流的,就是需要开车排队测体温的大门口了。一进到办公区,“人口密度立马就下来了”。平常园区里会有很多人在路上散步或者跑步,现在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做保洁的人。员工也不会到处溜达,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去下食堂。一开始食堂也推出了一些措施避免员工的聚集和接触,到后来索性不开了。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原本人气沸腾的硅谷比平时冷清了不少。对于在硅谷科技企业工作的中国员工来说,相比于看不见的病毒,有人在担忧疫情带来的失业等社会风险。

全面在家办公 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不分明 网络故障率提高